我看男童瀕死時媽媽逛街看電影

又是一個令人心痛的新聞,這到底是婚結得太早,還是教育出了問題?現在人到底是變聰明了,還是….?胡適媽媽年18(虛歲)只能嫁人當繼室(請看胡適的《四十自述》),我媽媽178歲結婚,家裡窮到沒錢買米也沒把我們抛下不管。只能說這個社會案件有太多環節出問題了。這媽媽在想啥?為何將兩個還是寸步不能離開母親懷抱的小孩交給孩子的舅公帶呢?一個大男生耶。顯然這媽媽的心智還幼稚,還想過無牽無掛的生活,這是家庭教育出了問題,學校也難辭其咎,而學校教育功能不彰,國、民兩黨,及媒體名嘴都有其責任。

而放任自己身體恣意妄為的,所付出的代價是自己美好的前程,這就是為何要教育,要有律法規矩的約束,因為人的所思所為不全然都是正向的。

又既然列為高風險家庭,顯然社會局的敏銳度不夠,是人力資源不足還是疏忽?社會局當深自檢討,才能免於憾事再發生。請掌公器的要警醒,受難的都是社會未來的棟樑,於國家社會的損失不可謂不小。

最後,最近的社會案件頗多案件主角都是姓何,這案孩子的舅公姓何,兩個小孩也姓何,這麼巧彭女先生的媽媽姓何,爸爸也姓何?記者有沒有在轉移焦點抺黑何氏宗親?姓何的人口應沒有這麼多,我這學期教的班級一個姓何的學生都沒有,下學期近百人學生中只有一人姓何。國、民兩黨的媒體們,這算是抺黑洗腦嗎?只為一己之私,不顧生民利益的,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。(何培齊于20150716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培齊在痞客邦 的頭像
培齊在痞客邦

培齊的部落格

培齊在痞客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